当前位置:首页 > 通知 > 行业资讯

细数原油市场供给变数

发布日期:2019-04-30 点击:

2019年,全球油气市场地缘风险持续发酵,美国和伊朗围绕伊核问题争执不断、制裁前景尚不明朗;委内瑞拉原油出口不乐观;美国页岩油产量持续增长,与欧佩克及俄罗斯等传统产油国的博弈或加剧;巴西等国家原油产量增长风险与机遇并存,全球原油市场供给增长不确定性或持续增加。

  地缘风险扰动原油市场平稳供给

  伊核问题去年成为全球原油市场地缘风险的焦点,也是当时推动国际油价起落的重要因素。

  近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4月22日上午宣布,5月2日后,将不再允许进口伊朗原油或凝析油的国家获得制裁豁免。

  据西方媒体报道,蓬佩奥的高级政策顾问布赖恩·胡克曾在近期的一份国务院简报中提到,美国正将所有购买伊朗原油的项目归零。

  美国和伊朗围绕伊核问题的贸易博弈,仍将成为影响2019年全球原油市场供给的不确定因素。

  根据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对首轮豁免期结束后伊朗原油出口前景及其国内产量的假设,在极端情景下,美国将彻底禁止伊朗原油对外出口,预计伊朗原油产量将大幅降低至170万桶日,对全球原油市场供给冲击较大,也将给包括欧佩克和俄罗斯在内的其他产油国短期内大幅提升产量弥补供应缺口带来严峻考验。

  此外,一旦能源制裁引发伊朗及其周边的地缘冲突甚至区域战争,将深远影响整个中东地区乃至全球原油市场,造成供给短缺,并大幅推高国际油价。

  除了伊朗,委内瑞拉政局动荡也可能对全球原油供给产生一定影响。2019年1月,美国宣布对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实施制裁,包括冻结该国原油出口收益、限制其稀释剂等生产原料的获取等。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委内瑞拉原油出口量接近120万桶日,主要流向美国,以及亚洲和欧洲地区。其中,出口美国的原油量为65万桶日,出口亚洲地区部分国家的原油量共65万桶日,出口欧洲的原油量为2.5万桶日。

  伍德麦肯兹预测,美国制裁行动将使委内瑞拉原油出口量降至75万桶日以下。如果制裁长期持续或进一步加强,委内瑞拉原油生产将面临资金短缺、熟练技工外流、稀释剂等原材料缺乏、境外合作公司债务索赔等问题,将加剧全球原油市场供需紧平衡态势。

  欧佩克减产政策“骑虎难下”

  2017年至今,欧佩克联合部分产油国实施减产政策,成为支撑国际油价回归平稳乃至阶段性上升的基石。2018年四季度,欧佩克与俄罗斯等产油国达成新一轮减产协议,减产规模合计120万桶日。根据欧佩克最新报告显示,其已连续两个月创两年内最大减产规模,特别是沙特,减产幅度领先各国,比规定配额多减产50万桶日。从发展态势看,大部分研究机构认为,2019~2020年,欧佩克为维持国际油价在相对较高区间有序波动,仍将保持现有的原油出口政策,包括减产规模及时限等。

  但欧佩克未来的原油出口政策或将“骑虎难下”。

  首先,在其与俄罗斯等其他产油国减产份额和时限不变的前提下,现有120万桶日的减产量很可能被美国页岩油增产量所抵消。一方面,欧佩克等传统产油国苦苦减产保价;另一方面,美国页岩油产量持续增长,不断扩张原油市场份额,并对国际油价走势产生下行压力。

  其次,如果欧佩克和俄罗斯等产油国不能坚持现有减产协议,缩小减产规模或缩短减产期限,将在一定程度上引发原油市场供给增长预期,也将对国际油价产生下行压力。伍德麦肯兹预测,在此情形下,布伦特油价或将跌至50~55美元桶。

  再次,如果近中期美国页岩油产量大增或俄罗斯等其他产油国拒绝持续减产,欧佩克或将被迫放弃减产协议,并将原油出口策略由“在相对较高的价格区间通过稳定原油供给获取收益”转向“在相对较低的价格区间通过加大原油供给获取收益”,即重启2015~2016年执行过的低价争夺市场份额的“零和博弈”模式,将使国际原油市场出现供大于求的状况,也可能导致国际油价出现新一轮大跌。

  美国页岩油产量或将维持增长

  2011年起,美国页岩油生产在技术和管理两个层面均获得较大突破。产量持续增长,成为直接影响全球原油供给和国际油价波动走势的重要因素。而从技术创新和管理运营两个层面的发展趋势看,美国页岩油产量近中期大多维持增长态势。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报告,2019年3月,美国七大页岩油产区原油产量大幅增至839.8万桶日,其中,二叠纪盆地页岩油产量创纪录的突破400万桶日。伍德麦肯兹也预测,美国页岩油产业发展前景广阔,与2018年相比,预计2019年总产量将增长100万桶日。

  除了技术和管理创新因素,2019年美国页岩油产量预期增长还有两个重要原因。

  一是部分页岩油主力产区外输管道陆续建成投产,使得产区油价与沿海地区原油交易价的价差缩小。从发展历程看,部分主力页岩区原油管道外输能力不足曾对页岩油产量持续增长制约较大。以二叠纪盆地为例,2018年初,原油管道外输能力为340万桶日,已基本处于饱和运行状态。随着二叠纪盆地页岩油产量的新一轮提升,2018年二季度后,管道外输运力“吃紧”,相关生产企业不得不通过卡车等成本较高的运输工具将页岩油运出,导致米德兰等区域的页岩油交易价与沿海地区原油交易价形成高达10美元桶的差价。2019年,随着上半年Sunrise管道和下半年EPIC、Cactus二号线、Magellan等外输管道加快建设进程,二叠纪盆地页岩油管道外输能力将大幅提升,有助于缩小与沿海地区原油交易价的价差至5美元桶以下,也有利于提升页岩油生产商增加产量的积极性。

  二是工程服务费用走低有助于页岩油生产商降低生产成本。2018年后两个月,随着国际油价再度出现急剧下跌态势,美国页岩油生产的工程服务费也有所下降,且这一趋势今年一季度得以延续,也将降低页岩油生产的单桶原油完全成本,客观上有利于支撑产量增长。

  但美国页岩油产量近中期增长也存在不确定性。由于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多为独立石油公司,实行完全市场化的开发模式,生产活动对国际油价波动较敏感。在极端情况下,如果美国页岩油产量持续大增引发与欧佩克、俄罗斯等传统原油生产国之间的市场份额博弈,将致使全球原油供给过剩,并导致国际油价大幅跌至美国页岩油生产平衡价以下,美国页岩油产量则将在短期内大幅降低,进而引起全球原油供给市场的大幅波动。

  巴西原油产量有望重回增势

  巴西原油储产量均较丰富,根据其官方估算,原油储量规模至少为500亿桶。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曾预测,到2035年,巴西原油产量可能占全球原油供给总量的13。

  2018年,巴西原油产量为258万桶日,较2017年略有下降。一方面,该国坎波斯盆地部分老油田进入产量递减期,对该国全年原油产量增长影响较大;另一方面,2018年有4个新海上浮式生产储油卸油装置(FPSO)投产,使得位于桑托斯盆地的油田产量增长20万桶日,部分弥补了坎波斯盆地部分老油田的产量递减。

  2019年,巴西原油产量将重回增长态势,预计增长26万桶日,主要来自盐下深水。随着另外4个新建海上FPSO在布兹奥兹、卢拉和卢拉北等海上油田的投产,巴西原油产量将持续提升。此外,随着国际石油公司深度参与巴西原油开发,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盐下深水原油开发项目管理经验的丰富也将提升其开发效率,如部分新深水项目的建设周期由之前的平均18个月缩短到2018年的平均11个月。

  但巴西原油产量增长也有隐患。

  首先,天然气外输能力不足或将影响盐下深水原油产量大幅增长。由于盐下原油开发会产生大规模的天然气,部分项目须配套天然气外输管道。随着新增FPSO的投产,盐下原油开发过程中产生的天然气将对现有Rota一期和二期外输管道产生较大压力。因此,在2021年Rota三期外输管道项目投产前,天然气外输能力不足可能对布兹奥兹和卢拉等海上油田原油产量持续增加造成不利影响。

  其次,项目设备维护或将影响原油产量增长。FPSO的大量使用增加了海上原油开发项目设备维护的时间,也将给原油产量增长带来一定影响。伍德麦肯兹表示,2019年项目设备维护或将使巴西原油产量减少4万桶日。

  再次,坎波斯盆地部分老油田产量下降趋势仍将持续。根据巴西石油的统计,2018年前9个月,坎波斯盆地原油产量较2017年同期下降15%。为获得资金和技术提高此类油田的采收率,巴西石油已将小部分股份出售给具有领先技术和资金的国际石油公司,但2020年前可能很难实现增产效果。

  最后,巴西新政府的对外油气合作政策也将给该国原油产量增长带来较大不确定性。巴西新总统博尔索纳罗上任后,计划对能源行业进行改革,特别提出要对巴西石油目前推行的盐下原油开发共享机制进行审查。巴西2016年2月通过放开海上石油勘探权法案,允许巴西石油以外的国际石油公司对巴西海上盐下油田进行勘探开发。根据该法案,巴西石油不再被强制持有固定股份,可在每次拍卖中自由选择保留股份或成为作业者,这也为该国带来创纪录的特许经营使用费和回报丰厚的产量分成合同。但博尔索纳罗认为,原油对巴西具有战略意义,应交由巴西石油掌握。因此,未来该国对外油气合作政策存在发生重大变化的可能,或将影响原油产量增长。

(转载至:中国石油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