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资讯

油气企业推进数字化转型需处理好“四大关系”

时间:2018-11-28

中国石油企业应清醒认识到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挑战,把困难估计得更充分一些,把路径设计得更清晰一些,把方案做得更细致一些,特别注意处理好‘四大关系’。”

  近年来,以“云大物移智”(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波数字技术浪潮席卷各行各业。油气行业作为传统的重资产行业,在新时代如何推进数字化转型引发了越来越多企业高管和员工的关注。

  根据一些机构的研究,虽然石油行业曾经是数字化技术应用的领先者,但近年来该行业数字化行动相对保守,相对其他行业已处于落后状态。例如,咨询机构伍德·麦肯兹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认为,能源和自然资源领域的数字化转型落后于零售、金融以及生产制造业。德勤在《2015年全球数字商业研究报告》调研了18个行业的高管后得出,与IT业、通信业和媒体娱乐业等数字化程度靠前的企业相比,油气行业的数字化程度约为4.68(指数取值从010),排在倒数第五名。

  “落后就要挨打”。正如马云在今年的云栖大会上所说,“过去十年零售业所面临的巨大痛苦很快会降临到制造业。”油气行业在数字化转型中的落后的确容易让石油人感到焦灼。特别是在中低油价削弱油气公司盈利能力、替代能源竞争加剧、能源转型持续深入推进的背景下,油气企业要想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能源世界中立足,主动拥抱数字化浪潮、利用数字化技术提升企业竞争力是必然选择。

  在笔者看来,油气企业推进数字化转型至少有三大功效:首先是利用数字化技术降低生产成本(麦肯锡认为,目前维护成本在桶油操作费中占比达到25%左右,仅大数据分析的预测维护技术就可将维护成本降低13%)。其次是利用数字化技术提升运营管理效率。第三是利用数字化技术推进业务转型,特别是在从油气产品提供商向“产品+服务”的综合能源服务提供商转型过程中,数字技术将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然而,从过去十年零售行业应对数字化冲击的实践看,有些传统零售企业并非不知道推进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性,他们也采取过一些转型举措,但最终成功者寥寥无几。因此,中国石油企业也应清醒认识到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挑战,把困难估计得更充分一些,把路径设计得更清晰一些,把方案做得更细致一些。各企业应特别注意处理好“四大关系”。

  第一,处理好战略与执行的关系。在新一轮的能源转型过程中,公司未来战略远景目标是什么,转型方向在哪里?核心竞争力如何打造?在公司战略转型升级过程中,数字化技术能够为公司贡献什么价值?这是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其次则是要认清公司数字化工作所处的行业方位,找准数字化战略定位。公司是要成为数字化领域的领导者(leader)、快速跟随者(fast follower),还是随大流(go with the flow)?不同的定位决定了不同的数字化投入规模,企业所面临的风险和收益也将不同。只有首先从战略上明晰了公司数字化发展定位,在此基础上循序渐进推进战略实施,如此才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第二,处理好管理与技术的关系。从笔者近年来使用电信产品和服务的体验看,国内不同企业间服务水平存在不小的差距,这些差距的背后最根本的可能不是技术手段的差距,而是管理和服务理念的差距。对石油行业来说同样如此。根据咨询机构DNV-GL统计,落后的组织文化、制度和程序限制、文化限制等是影响很多油气公司数字化进程的因素。如果没有观念上的重大转变(从管理到服务,真正树立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等),没有组织管理体系的重大变革(打破部门间壁垒及“信息孤岛”等),石油企业数字化转型效果肯定会大打折扣。

  第三,处理好投入和产出的关系。石油企业归根结底是经济组织,需要讲求投入产出回报。数字化技术投入能否与产出相匹配,这是很多石油企业高管必须考虑的因素。面对近年来层出不穷的数字化新技术,哪些技术是成熟的,能否带来投资回报,潜在的风险有多大?从前些年一些机构的调查看,有不少高管对数字化技术应用确实存在等待观望心态,他们更愿意“随大流”(go with the flow),而不愿意当领头羊(leader)。一位美国油气企业高管曾引用谚语说,“消费行业以及IT公司推进数字化转型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但油气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则是‘第二只老鼠才能吃到奶酪’”,可见大家都不想当数字技术应用的“小白鼠”。慎重甄别选用合适的技术,进行合理的投入,并努力获得较为丰厚的回报,应成为油气公司推进数字化转型的指导原则。

  第四,处理好自营与合作的关系。近年来,国内互联网企业在构建产业生态体系和“护城河”过程中,有的企业更加强调集权和控制,有的企业则选择去中心化的赋能,通过参股形式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两种模式孰优孰劣很难定论。石油企业推进数字化转型中也会面临这些问题。以建立数字化平台为例,随着大数据时代到来,建立一个功能强大的数字化平台以支撑企业业务发展变得越来越重要。但石油公司是需要自建平台,还是“借船出海”?从目前看,更多石油企业似乎是选择通过与微软、GE、亚马逊等互联网公司合作(例如BP公司将油井数据连入GEPredix系统;壳牌公司将钻探活动产生的数据传到由亚马逊提供的服务器)。一些石油企业也在反向投资一些数字化创业公司(包括挪威国油投资一些从事石油钻井自动化的公司,壳牌、雪佛龙等公司联合投资一些科技初创公司等)。在拥抱数字化过程中,预计油气企业将变得更加开放,跨界融合也会更多出现,开放与合作可能会成为驱动行业创新的重要动力源泉。(作者为能源研究者林益楷)

(转载至:中国石油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