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卡塔尔“退群”以保独立性 OPEC稳定性再遭质疑

时间:2018-12-07

当地时间12月3日,卡塔尔能源事务国务大臣萨阿德·卡阿比(Saad al-Kaabi)宣布,卡塔尔将从2019年1月1日起退出OPEC,这一决定已经在3日当天早上与OPEC通报。

卡塔尔选择“退群”

卡塔尔在1961年就加入了OPEC,目前已经有57年历史。卡阿比表示,卡塔尔在研究了如何加强其国际角色和调整国际战略后,做出了退出OPEC的决定。他还表示,卡塔尔做出如此决定是“技术和战略”上的改变,而非出于政治目的。卡阿比补充道,卡塔尔对欧佩克生产政策的影响很小,这一因素影响到了退出的决定。

OPEC月报显示,卡塔尔是OPEC内部第十一大产油国,10月原油产量为60.9万桶/日。虽然卡塔尔在OPEC内的产量并不高,但由于它巨大的产能和天然气储量,对于国际油气市场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卡阿比表示,卡塔尔“退群”后将不再履行OPEC协议,但仍会遵守全球产油国之间达成一致的石油协议。换而言之,卡塔尔将不再受减产协议约束,可自行提高油气产量。

但卡塔尔仍将参加即将举行的OPEC+会议。126~7日,OPEC成员、俄罗斯和其他主要产油国的石油部长将在维也纳举行会议,决定未来6个月的石油生产政策。在二十国集团(G20)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上,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已经与沙特王储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达成共识,将延长减产协议。

退出OPEC后,卡塔尔表示将把重点放在天然气的生产上。卡塔尔石油公司在退出OPEC决定公布后发表推特称,卡塔尔未来计划将天然气产量从每年7700万吨提升至1.1亿吨。

资料显示,卡塔尔是全球液化天然气第一大出口国,天然气储量位居全球第三位。天然气出口是卡塔尔最重要的经济来源。近期,由于国际油气市场不振,加之“遭遇沙特等制裁后,卡塔尔经济比较困难,退出OPEC,大力增强天然气的出口有助于改善自身经济状况”,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王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地缘政治是主因

中东地区复杂的地缘政治格局也是卡塔尔决定退出OPEC的考量之一。

201765日,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巴林和埃及以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破坏地区安全”为由,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并对其实施禁运和封锁。鉴于OPEC内不少成员是中东国家,而且沙特又是OPEC内实际的领导者,卡塔尔在OPEC内日益被孤立。

在一年多之后,尽管有美国和科威特的调停,卡塔尔与沙特之间的外交关系并没有太多恢复的迹象。在退出OPEC之后,卡塔尔还有可能会退出海湾合作委员会,从而进一步提高自己的独立性。

而沙特还在准备挑战卡塔尔全球液化天然气第一大出口国的地位。沙特国有的阿美公司CEO11月底表示,公司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引入1500亿美元的投资用于增加液化天然气产量,使沙特成为液化天然气出口国。与此同时,普京也表示,俄罗斯打算与卡塔尔竞争,成为全球液化天然气出口大国。在如此背景下,卡塔尔需要摆脱OPEC的条条框框,用增产来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 

OPEC再遭质疑

卡塔尔的“退群”再次引发了市场对OPEC稳定性的质疑。在卡塔尔宣布退出OPEC之前,美国媒体11月初援引知情人士透露,部分受到来自美国和外部投资者的压力,沙特可能考虑在未来解散OPEC

承担研究任务的阿卜杜拉国王石油研究中心负责人谢明斯基(Adam Sieminski)证实:“我们正在研究OPEC解体可能对油价及沙特经济造成的影响。”不过,他特别说明,研究这个课题并不代表沙特政府内部也在积极讨论是否要在近期内离开OPEC

长时间以来,特别是进入低油价时代以后,欧佩克面临着发展转型的巨大压力。国际能源市场格局的变化削弱了欧佩克的全球影响力。美国、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这三个产油大国所作决策对国际石油市场的影响举足轻重,以至于欧佩克调控油价的能力日益下降。全球能源需求与供给的变化早已超出了欧佩克所能掌控的范畴。

欧佩克内部的分歧与分裂始终十分严重,并呈加剧和深化趋势。除了此次卡塔尔“退群”以外,一些OPEC成员国还不满意沙特与俄罗斯走得过近,认为自己在政策讨论中被边缘化了。沙特与伊朗历来是地缘竞争对手,伴随美国对伊朗石油出口制裁生效,组织内产油第一大国和第三大国关系紧张,也已经开始影响到OPEC的石油政策考量。

不过,卡塔尔的“退群”可能会促使OPEC正视当前所存在的问题。王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OPEC自身寻求改革的当下,它的退群可能会加快OPEC的改革进程”。

来源: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