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油价入熊新兴市场有喜有忧 OPEC会否减产下月见分晓

时间:2018-11-14

“原油市场未来6个月保持在60美元附近区间内是合理的估值。相比制裁消息,我个人更关注全球经济可能减速的持续性担忧,这给原油需求侧带来风险。”

原油市场

短短一个月,国际油价急跌20%,折射出“特朗普因素”的影响力和更深层次的担忧。12月初将在维也纳举行的OPEC会议决定减产的可能性有多大?OPEC内部及OPEC与俄罗斯等OPEC+产油国间是否存在分歧?油价下跌对新兴市场国家有何影响?(董黎明)

近来,国际原油市场情绪急转直下。不到两月时间,便从年底前涨破100美元的热辣预期转换到冷冷的现实:布伦特原油跌破70美元,美国WTI原油跌破60美元。

目前油价已从10月初的高位下挫20%,美国WTI原油甚至连跌11个交易日,创下35年来最长连跌期,跌入熊市。布伦特原油期货103日达到了86.29美元/桶,10月下跌超10%,回吐8月和9月全部涨幅,目前距熊市仅一步之遥。

细究油价下跌背后的原因,恢复对伊朗制裁的“特朗普因素”固然引人注目,但更让人关切的,是供需基本面的变化。几个主要产油国的产量都在增长,包括进行了“页岩油革命”的美国,而被下调的全球增长预期则引发了原油需求可能下滑的担忧。

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人们对OPEC会否在下月初举行的维也纳会议上决定减产充满关注,尤其是今年以来一直疲软的新兴市场,这段时间的急跌已经让它们中间的石油进口国和出口国感受到了市场的“区别对待”。

更须担心供需关系

今年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展现出对油价的巨大影响力。5月初美国将退出伊朗核协议并恢复对伊朗制裁的消息传出,国际油价应声大涨。

59日靴子落地,美国正式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恢复对伊朗制裁,市场便试图消化此消息,用原油价格来反映对全面恢复制裁的预期,甚至有人大胆预测称油价或在年底前突破100美元/桶。

“由于美国恢复对伊朗的制裁,市场担心第四季度油市将面临供给短缺,这是布伦特原油一路走高到86.29美元/桶(103日)的主因。”标普全球普氏亚洲能源新闻和分析编辑副主任Mriganka Jaipuriyar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但制裁重启临近之时又生变数。美国将暂时给予多个国家豁免的消息传出,油价因此回吐部分涨幅,直至11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式宣布暂时允许8个地区继续进口伊朗石油。

根据标普全球普氏数据,伊朗10月份的原油和凝析油的运输达到了日均192万桶/日,而伊朗4月份的原油出口量为245万桶/日。该机构估计在11月初制裁恢复后,伊朗的原油出口将在11月份下降至平均110万桶/日,到2019年四季度将下降至85万桶/日。“我们将看到伊朗原油供应未来一段时间内继续下降,”Jaipuriyar说,“预计获得豁免的国家/地区将积极地减少伊朗油进口,以便6个月以后再次获得豁免。”

不过也有分析指出,“特朗普因素”固然惹眼,作用于油价的,尚有其他因素。英国石油公司(BP)首席执行官Bob Dudley认为,其中包括“利比亚和委内瑞拉待解的生产混乱问题”,还包括“其他很多不确定性”。

115日美国宣布暂时对八个地区给予伊朗原油进口豁免,这是促使油价下跌的导火索,但这只是众多因素中的一个。”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潜旭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对供需基本面的担心

一方面,近来几个主要产油国产量都在增长。“美国给予豁免前,油价就显出疲态,因为OPEC和主要非OPEC产油国的供给都出现了增长。”Jaipuriyar说,“美国能源信息署估计美国10月份的产量为1145万桶/日,同比增长高达175万桶/日,沙特和俄罗斯的产量也出现了增长。此外OPEC10个非OPEC产油国的产量也超过了5月份达成的共识。上述因素综合,导致供给很充足,抵消了伊朗和委内瑞拉产量的下降。目前的市场情绪是由OPEC等主要石油供应国产量上涨主导的,而非伊朗供给的情况。”

截至119日当周,美国石油活跃钻井数增加12座,达到886座,触及三年多来最高水平;美国当周天然气活跃钻井数则增加2座,达到了195座。国际能源署(IEA1113日发布报告称,“页岩油革命”将使美国全球能源大国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到2025年全球五分之一的原油和四分之一的天然气将来自美国。不过IEA也指出,美国页岩油的产量将在2020年代中期稳定下来。 

另一方面令人担心的,是明年的全球经济增长前景可能拖累石油需求。

“我认为影响油价的主要因素是有关全球经济增长放慢的消息一再引发担忧。很多人刚意识到诸多外部不确定风险给全球经济带来的影响,这些不确定性导致全球增长预期被下调,引发关切,拖累了大宗商品需求。近期原油市场走势正表明投资者正在定价原油需求可能下滑的预期。” FXTM富拓货币策略和市场研究全球主管Jameel Ahmad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是否减产有分歧

面对接连下挫的油价,OPEC主要产油国似乎有意再次打开减产大门。

当地时间1111日,沙特等OPEC产油国和以俄罗斯为代表的非OPEC产油国(即OPEC+)在阿布扎比举行了市场监督委员会会议。OPEC官方发布的会议声明显示,审视原油供需基本面现状后,委员会认为到2019年,市场将面临供给增长超越需求的局面。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前景将给2019年的需求带来压力,令供大于求局面进一步扩大。有鉴于此,委员会考虑2019年实施新的产量调整措施,以平衡市场。

不到5个月前,在维也纳举行的OPEC组织半年度会议以宣布增产落幕。2016年底OPEC达成减产协议,组织的减产配额是120万桶/日,但到今年5月执行率达到152%,所以会议决定成员国从7月开始努力遵守100%的执行率。1111OPEC发布的声明显示,10月份减产执行率为104%

但和前几次减产讨论不同的是,尽管近两年来,参与减产协议的非OPEC代表俄罗斯展示出支持减产的姿态,但对再次减产似乎有些迟疑,认为现在很难判断市场是否存在供大于求的情况。

今年3月以来,俄罗斯一直在增产。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俄罗斯10月份原油产量为1140万桶/日,而201610月份的产量为1124.7万桶/日,今年3月迄今其产量较去年同期已增长了2.9%

11日的会议上,产油国分歧似乎很大。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认为,预计2019年原油供应过剩的说法现在还很难确定。沙特能源大臣法利赫则表示,只有确实必要的情况下才会减产,不确定明年市场是否会继续出现过剩的情况。”潜旭明说。

不过,与周日较为克制的表态不同的是,1112日法利赫对外表示沙特将从12月起将产量下调50万桶/日,“OPEC成员国之间的共识是,我们将尽一切可能来平衡市场供需。如果需要我们减产100万桶/日,那我们就这么做吧。”

OPEC+是否再次减产将在126日的维也纳会议上见分晓。

“若油价继续大幅下降,12月维也纳会议减产的可能性比较大。沙特能源、工业和矿产资源大臣法利赫说OPEC及盟友一致表示,根据技术分析,明年需要将石油供应在10月的基础上削减约100万桶/日。”潜旭明说,“如果国际油价在目前这一价格上下浮动,维持现在产量的可能性比较大。”

在瑞银看来,OPEC+再次减产的力度将取决于需求下降及伊朗原油供给下降的幅度,还有美国供给增长的幅度。

标普全球普氏预计布伦特原油2019年均价为80美元/桶,该机构对2018年的价格预期为75美元/桶。

“原油市场未来6个月保持在60美元附近区间内是合理的估值。”Ahmad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相比制裁消息,我个人更关注全球经济可能减速的持续性担忧,这给原油需求侧带来风险。需要了解的一点是,有人认为全球贸易关系紧张是自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面临的最严峻风险,这并非危言耸听。考虑到贸易争端引发的不确定性,加上其他情况,比如新兴市场持续疲软、美元不断走强以及其他因素(包括但不限于货币政策正常化),显然全球经济正面临很多不同的挑战。” 

利好原油进口国家货币

而对于新兴市场来说,油价下跌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国际金融协会(IIF118日发布的分析指出,油价下跌至70美元/桶以下,将对依赖石油出口的新兴市场国家造成伤害。但对石油进口国家来说,尤其是那些今年以来货币贬值严重的国家,油价的下跌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其压力。相关分析指出,油价下跌将利好原油进口国家货币,比如印度卢比和土耳其里拉。

事实上,油价下跌给不同新兴市场国家带来的影响已经开始在金融市场显现。星展银行1112日发布的研报显示,就亚洲新兴市场来说,石油进口/出口国已经感受到了市场的“区别对待”。油价的下跌缓解了一部分石油进口国的贸易平衡担忧,也降低了其外部融资风险。

但对马来西亚这样的石油出口国来说,油价下跌则带来了负面影响。10年期马来西亚国债收益率相较10月初有所上涨,预计其经常账户赤字将在未来几年扩大(大于GDP3%)。该国2019年的预估收入中,有31%将来自石油相关收入,星展银行指出,该国预算显然对油价走势非常敏感。11月初马来西亚刚公布2019年度的预算案,其油价假设是2018年布伦特油价为70美元/桶,2019年为72美元/桶,2019-2021年为60-70美元/桶。

截至记者发稿时止,布伦特原油期货报69.63美元/桶,下跌0.7%,美国WTI原油期货报59.28美元,下跌1.08%

来源: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