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原油期货“开门红”: 成交持仓比近12 托克、嘉能可现身

时间:2018-03-27

成交42336手,持仓3558手……3月26日,INE原油期货交出了上市首日的答卷。按此折算,成交持仓比达到11.9,品种活跃度喜人。

“上午的成交已经比较活跃了,但我更看重当日夜盘的表现。作为国际化品种,原油期货的夜盘还会活跃一些。”银河期货原油事业部总经理叶念东3月26日表示,上市第一天,部分参与者可能不会那么快反应过来,未来成交、持仓也会逐步放大。

国泰君安原油期货研究总监王笑3月26日也指出,原油期货与黄金波动规律相似,主要成交以夜盘为主,“交易量、价格波动率,都要显著高于日盘。”

值得关注的是,原油期货上市首日,便迎来了托克、嘉能可两家世界大宗商品贸易巨头的参与,二者参与了INE原油期货集合竞价,并成为首批成交的海外投资者之一。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仍有部分已开立了INE原油期货账户的境外投资者,上市首日并未开仓交易,其中除了上述全球性的贸易公司,也包括了一部分产业链上的石油公司。

在叶念东看来,世界原油期货参与者主要包括大型贸易公司、石油产业链企业,以及基金、银行等金融机构三大类,考虑到企业属性和需求,未来境外投资者有可能会按照这一顺序逐步进场。

流动性喜人

26日早盘,INE原油主力SC1809合约以440元/桶的价格大幅高开,并迅速冲高至447.1元/桶。

INE原油之所以如此强势,还在于WTI、Brent原油期货3月23日出现冲高走势,INE原油存在“补涨”诉求。INE原油较低的挂牌价,也促使其在集合竞价阶段便形成了一个相对较为合理的价格。

据了解,SC1809至SC1903等8个合约挂牌基准价均为416元/桶,这一水平要明显低于业内所计算的原油期货理论价格。

如国泰君安,根据无风险套利理论计算的SC1809合约价格为432-436元/桶,建信期货计算的这一合理价格则为435元/桶,这成为促使INE原油26日大幅高开的原因之一。

或许是受到开盘价“一步到位”的影响,INE原油期货与WTI、Brent原油期货当日走势保持了一致,而未出现价格背离的情况。

“上市初期肯定是跟着外盘运行,但考虑到跨市场套利的因素,INE原油未来有望走出独立的价格,这个过程最少需要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王笑表示。

王笑做出上述判断的依据在于,目前主力合约SC1809将于今年9月交割,届时期货、现货价格也趋于一致,“可能在七八月份,主力合约移仓换月时便会完成。”

另一方面,同样是由于套利的存在,其他非主力合约上市后价差迅速趋于合理,整体呈现出“近强远弱”的局面。

虽然SC1906、SC1909等合约也有成交,但距交割时间过长,参考意见相对有限。不过,这从侧面也反映出了INE原油期货的活跃程度。

以主力合约SC1809为例,26日成交量、持仓量分别达到40656手和3114手,按此计算用于衡量品种成交活跃度“成交持仓比”超过13。

这一水平已远远超出了铁矿石上市首日时的4.63,显示出了INE原油期货良好的流动性,而这还只是成交、活跃程度较弱的日间交易阶段。

实际上,INE原油期货取得“开门红”,与交易所和国家各部门的支持关系密切。

“如今平仓免手续费、对境外机构投资者免受企业所得税等,都极大程度增加了原油期货的交易量。”王笑指出。

而这其中便涉及一个交易成本与投资收益的细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业内了解到,当前交易所部分手续费为20元/手,期货公司部分手续费在30元左右。

而原油期货最小波动价位0.1元,每手交易单位为1000桶。换言之,只要波动一个价位,便足以覆盖投资者的开仓成本,同时有50元/手的盈利。

显然,INE原油期货对日内交易人群极具“性价比”,正是由于他们的参与,才为市场提供了足够多的流动性作为支撑。

外资参与路线

“从价格走势上看,INE原油价格与交割油种的走势非常贴合,市场此前通过无风险套利理论做出的价格模型被证明有效,这意味着INE原油期货的价格是真实有效的。”王笑评价称。

他指出,中国形成的价格、走势,一定程度上已能体现出国内包括亚太地区的原油供需变化,这个变化并不是脱节的,“这是一个与国际期货包括现货市场联动性很高的公允价格。”

既然称之为公允价格,那么价格形成过程中,无疑也需要获得境外投资者的参与。

而在26日INE原油期货的集合竞价阶段,便出现了托克(新加坡)有限公司、嘉能可(新加坡)有限公司和复瑞渤商贸(新加坡)有限公司三家境外投资者。

上述三家境外投资者均为全球性的大宗商品贸易商,兼顾期、现两个市场,在大宗商品行业常常能看到这些巨头身影。

之所以参与INE原油期货的主体均为新加坡公司,还在于当地已经成为全球主要的石油交易中心,托克集团更是早在2012年时便将总部从荷兰迁到了新加坡。

“托克、嘉能可的参与,起到了一个很好的示范作用,境外投资者也会参考他们的交易情况。”叶念东表示。

据他介绍,公司已开立了多个境外账户,但在上市首日并未开仓交易,“主要想着先观察市场运行情况后,再进场交易。”

另一方面,INE原油期货业获得了国内产业投资者的积极参与。

“中国联合石油、联合石化等国营企业,以及山东汇丰、广州华泰兴等民营企业均有参与,显现出产业投资者参与程度较高,实体企业认可程度高的特征。”中信期货原油期货研究员桂晨曦3月26日指出。

她指出,原油期货上市初期有望实现平稳过渡,待定价模式逐渐成熟、价格走势相对稳定后,或将吸引更多投资者入场交易。

届时,INE原油期货持仓规模、成交量也将相应放大,只是想要成长为亚太地区的原油基准价,势必需要更多的境外投资者进入。

“现在对于INE原油期货最感兴趣,也最活跃的主体就是贸易公司,所以我们看到了托克和嘉能可的身影,这也是他们的企业属性所决定的。下一步,预计维托尔(Vitol)和贡沃尔(Gunvor)两个巨头也可能会进来。”叶念东介绍称。

他认为,跨国石油公司也会陆续参与到国内市场,但各家公司性格不一,“有的保守,有的激进,荷兰壳牌和英国BP有望率先参与。”

相比之下,基金、银行等金融机构需要经过投资决策、交易和风控等一系列内部流程,所以同石油公司相比,参与步伐会慢上一些。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